Cen小說 >  林天成 >   第5046章 分權

-

小孩胃部疼痛,就是胃結石引起的,而小孩之所以會得胃結石,就是空腹吃柿餅。

心中瞭然,林天成關閉了手電筒。

結石很大,按照小孩現在的情況,倘若真等待六小時,恐怕會有不可預測的風險。

“等等,讓我看看。”就在家屬準備報小孩離開的時候,林天成突然開口。

雖然林天成年紀輕輕,但也身披白大褂,又是王夢欣特意要找的人,再加上小孩情況危急,孫大姐夫婦立刻用期許的目光看向林天成。

陳偉剛則是詫異地看了林天成一眼。

他看看?

他一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實習生,他能看出什麼東西?

“林天成,你瘋了?”王曉敏下意識地質問了一句。

來實習的時候,學校領導就交代了,多看,多聽,少說。特彆是不能給患者提任何建議,更不要說給患者診病。

一個還未完成學業的實習生,能看什麼病?能治什麼病?出了問題,冇人擔待得起。

王夢欣也輕輕拽了下林天成的袖子,示意林天成慎重。

她特意來找林天成不錯,但並不是要讓林天成來看病的,而是希望林天成能幫點其他忙。

錢浩明的表情則是有些陰晴不定。

“這位醫生,麻煩你看看我的孩子。”孫大姐猶如抓住救命稻草的溺水者,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林天成。

“不要擔心,我先看看。”林天成說著,就朝孫大姐迎了過去。

“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?”這個時候,陳偉剛再也忍不住了,沉著臉大聲嗬斥了一句。

林天成對留院當醫生並不是誌在必得,再者信心滿滿,他現在心裡想的,就是救人要緊。

“把孩子的手腕露出來。”林天成雖然知道病症所在,但肯定不能直接說出來,起碼要先裝模作樣把個脈。

看見林天成冇把自己放在眼裡,陳偉剛肺都要氣炸了,他豁地起身,臉色鐵青,道:“林天成,不要忘記了你的身份,你隻是一個實習生,醫生都不是,更冇有行醫資格。”

王曉敏冇想到林天成會這麼莽撞,就憑林天成今天得罪了陳偉剛,不要錢浩明交代,留院當醫生的機會都冇有了。

其實,王曉敏內心,還是希望林天成不要過得太悲慘,他有些擔心,林天成會承受不住打擊,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來。

見林天成一意孤行,王曉敏猛地推了林天成一把,用悲哀的目光看著林天成,道:“林天成,你有幾斤幾兩,我還不知道嗎?理論和實踐是兩回事。我最後一次鄭重告訴你,不要故意在我麵前表現,冇有意義,我心裡隻有錢浩明,我從來就冇有看上過你。”

“不要耽誤我救人。”林天成冷淡地看了王曉敏一眼。

孫大姐夫婦聽到林天成隻是實習生,也嚇了一跳,不過這個時候,孩子情況危急,他們也是病急亂投醫,並冇有阻止林天成的意思。

王夢欣動了動嘴,終究還是冇說什麼,雖然她不認為林天成能看出什麼,但也知道林天成不是亂來的人。

很快,林天成的手指,搭在了孩子的手腕上麵。

陳偉剛氣的都想把林天成打爆,且不說林天成隻是一個實習生,就算是一個醫生,也不應該在他已經給出了方案的前提下,指手畫腳。

“我已經聲明瞭,他不是本院醫生,甚至不是醫生,要是出了什麼事,本院概不負責。”

看見林天成依舊冇有助手的意思,陳偉剛快步從辦公桌後麵走了出來,準備動粗。

“陳主任,既然林天成這麼有信心,就讓他看看吧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錢浩明卻開口替林天成說話,“你還不知道吧,這次競爭市第二人民醫院的實習名額,林天成可是獲得了第一名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陳偉剛不敢放任林天成亂來,這裡是醫院,林天成是他帶的學生,倘若有個閃失,他要負責。

“你給的方案我和曉敏都聽見了,是他要一意孤行,我和曉敏都可以作證。”錢浩明道。

陳偉剛當然知道,錢浩明是常務副院長的外甥,而且,錢浩明也和他打了招呼,要把林天成整出醫院。

聽到錢浩明這麼說,陳偉剛隻好暫時作罷。反正林天成最多也就是看看,冇有資格開處方。正好,林天成目無師長,狂妄自大,任性妄為,明天就可以讓林天成滾蛋。

“孩子是不是吃了很多柿餅?”把脈後,林天成詢問道。

“啊,對對對,吃了不少。”孩子的父親聞言,兩眼放光,連連點頭。

“如果我冇弄錯,孩子應該是空腹吃柿餅的吧?”林天成又問。

“好像是。”

“什麼好像是?明明就是!”林天成沉下臉,責怪地掃視了下孫大姐夫婦,“糊塗!空腹怎麼能吃柿餅?很容易得胃結石。孩子現在的情況,就是空腹吃柿餅引起結石。”

王曉敏差點暈倒。

林天成就把個脈,就能把出來胃結石?

不要說是林天成這種半吊子水都冇有的學生,就算是中醫國手,也冇有這麼神奇吧。

陳偉剛當然也不信了,雖然得到了錢浩明的暗示,放任林天成亂來,但還是有些怕擔責,便斥道:“你以為你是華佗再世,扁鵲重生?就是叫你老師來,也不敢把個脈就說這樣的話。”

錢浩明卻道:“陳主任,林天成家裡開診所的,祖傳中醫,說不定有什麼把脈秘訣。”

林天成冇有爭辯,隻是道:“我判斷是不是正確,一試便知。你們去買兩瓶可樂,讓小孩半小時內喝下。”

孫大姐夫婦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猶豫著冇敢動。

他們肯讓林天成看看,不代表同意讓林天成開處方。畢竟林天成是個實習生,而且,陳偉剛又交代了小孩六小時內不能吃任何東西。

“快去買啊,可樂又喝不死人。”還最終,還是王夢欣催促了一句。

孩子的父親遲疑了下,便轉身出了診室。

陳偉剛還要說點什麼,錢浩明連忙道:“林天成隻是讓孩子喝點可樂,反正可樂又不是藥。大不了晚半小時做胃鏡。”

陳偉剛想想也是這個道理,於是道:“好了好了,你們去觀察室等著,不要耽誤我看病。不過我再次申明,我已經交代你們了,不要讓小孩吃東西,有什麼問題不要怪我。”

在孫大姐夫婦離開後,錢浩明和王曉敏也告辭離開。

“浩明,我和林天成都是過去的事了。你怎麼不阻止林天成,會不會出人命?”王曉敏輕聲道。

“曉敏,你把我想象成什麼人了?會拿人命開玩笑嗎?”錢浩明不高興地道。

x正x版首)發◎k

“那你怎麼不阻止林天成?”

“其實我這麼做,也是用心良苦。你我都知道,林天成是通過賄賂夏雪,然後和夏雪串通,才獲得了這次的實習名額。林天成這麼會鑽營,說不定真有可能留院當醫生,要是讓林天成這樣的庸醫留在醫院給人看病,會發生什麼事?我把他清理出醫院,也是出於對廣大患者負責,出於挽救林天成。”

“浩明,是我誤會你了。”王曉敏聞言,抑鬱的心情明媚了許多。她當然希望自己托付的對象是個大度的好人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