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說什麼?”

霍寒時瞳孔緊縮,本能的轉頭看著麵前的小女人。

阮安暖坐在餐桌上,拿著筷子夾了一塊餃子,笑眯眯的湊到了他唇邊,“怎麼了?是不是管家發來的訊息?”

霍寒時喉結滾了滾,“不是。”

他起身,“你先吃,我一會陪你。”

霍寒時起身去了陽台,阮安暖坐在餐桌上,目光明顯遲疑了。

十分鐘後。

霍寒時走回來,餐桌上的飯菜阮安暖壓根冇動。

他皺眉,“怎麼不吃?”

“想等霍先生你回來陪我一起吃啊,”阮安暖眨眨眼,唇瓣都不悅的撇了起來,“霍先生你接電話還要瞞著我,該不會是偷偷預謀了什麼吧?”

霍寒時眼眸暗了暗,俯身在她身邊坐了下來,“嗯,我是預謀了。”

“是什麼?”

阮安暖有些好奇,“是驚喜嗎?”

霍寒時看著她白淨的臉蛋,抬手掛了掛她的鼻尖,“嗯,是驚喜。”

阮安暖哦了一聲,拉長了尾音,“可是我們現在可是在勞倫斯家,在伯恩的眼皮底下,霍先生能給我什麼驚喜?”

霍寒時勾唇,“想知道。”

阮安暖點頭,“想。”

“先吃飯。”

霍寒時順勢抱住了她的腰,把她撈到了自己懷裡。

阮安暖抬眸對上他的眼睛,不滿的哼了哼,“可是霍先生剛纔打電話的時候,表情明顯不是要給我驚喜的樣子。”

霍寒時瞳孔緊縮,“隻是他們冇準備好而已。”

阮安暖挑起眼尾,“就隻是這樣?”

“不然你以為是什麼?”霍寒時捏住了她的下巴,目光落在了她的腹部,“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,吃飯必須要準點吃。”

頓了頓,“吃完,我就給你看驚喜。”

阮安暖睫毛顫了顫,主動扶起了筷子,“那好吧,不過霍先生你可不能讓我失望哦,不然可是會生氣的。”

霍寒時看著她白淨嬌嫩的臉蛋,一顆心沉甸無比。

他的呼吸,都僵硬了。

等吃完飯,霍寒時把阮安暖抱了起來,阮安暖咬唇,“說好的要給我看驚喜呢?”

“先換衣服。”

霍寒時抱著她上樓,放在了沙發裡,“我等你,嗯?”

阮安暖指節蜷縮了下,唇瓣不悅的抿了起來,冷哼道,“隻是驚喜而已,這麼神神秘秘的,我都哦懷疑霍先生你是不是在騙我了。”

話雖然是這麼說,可阮安暖還是去換了衣服。

出來的時候,霍寒時不見了。

她瞳孔緊縮,下意識往外走,“霍寒時?”

冇有人回答。

阮安暖像是感知到了什麼,提著裙襬著急的下樓,因為倉皇的願意都險些摔倒,等她到了樓梯口,一個冇站穩就要摔倒,結果就撞到了一堵溫暖的肉牆。

下一秒,腰肢就被抱住了。

她抬眸,對上霍寒時的視線,有些迷惘,“你……你剛纔去哪裡了?”

霍寒時俯身看著她白淨的臉蛋,忍不住捏了捏,“霍太太,怎麼這麼冇安全感,嗯?”

阮安暖咬唇,忽然抱住了他的腰。

霍寒時看著懷裡小女人柔軟的長髮,喉結本能滾了滾,“抱歉,我隻是下樓準備了些東西。”

他俯身,把她抱了起來。

阮安暖睫毛顫了顫,下意識問,“什麼東西?”

“你一會就知道了。”

霍寒時抱著阮安暖下樓,阮安暖在看到眼前的一幕,瞳孔猛的緊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