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從小就是被他哥哥一手帶大的,無論出什麼事,全部都有他哥哥替自己擋著。

以前他一直覺得自己可以永遠生活在哥哥的護佑之下,直到他哥哥離家出走。

其實做出這個決定的那天晚上,墨夜還請他出去吃飯,跟他說了很久的話,總而言之就是他永遠是哥哥,但是這次他想任性一回。

直到那個時候,墨深自己都還是一箇中二少年,因為家族一直把墨夜當做繼承人培養,所以他身上的擔子自然而然就輕了很多。

就是因為他哥處處都護著他,所以自己被父母當成聯姻對象,他也從來冇有過怨恨過。

如果這次因為他的緣故,誤了他哥的一生,那麼他這輩子都彆想心安了。

墨夜用力的擦了兩下眼睛,鎮定的說道:“哥你就放心好了,我真的會幫你把人找到的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。”

墨夜回頭看了他一眼,說:“這件事本來就不能完全怪你,你也不要太有負擔了。”

周木槿的性格他知道,但凡有一線機會,她都會不擇手段的跑出去,墨深隻是剛好出現成了她的靶子被她利用當做逃跑的工具而已。

而且,她自己有意瞞著墨深關於自己的病情,否則的話,就算墨深再討厭她,也不會答應把人送走的。

但是如果冇有墨深,也會有其他的人出現,或者其他方式,總而言之就是周木槿一定會跑。

墨深覺得他哥是在安慰自己,他搖搖頭,很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:“我說真的。哥,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,我不會讓悲劇發生的。”

這種話誰說了都不算,正如誰也不知道周木槿現在在什麼地方,是死還是活。

墨夜隻是覺得他這一輩子情路,走的未免也太坎坷了點,一連幾次都栽在同一個人的手上,還栽得心甘情願。

但凡他手段強硬一點,不給周木槿任何的機會,那麼現在一切的問題都不會出現,興許他們兩個還會有完美的以後。

可現在因為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意外,讓這一切都成為了泡沫。

彆說什麼往後的幸福了,他們倆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一麵都成了難題。

周木槿看這個樣子,有很大的概率是再也不會出現了,興許她真的心灰意冷,選擇結束掉自己的生命。

但是無論如何,他都想要找尋一個最終的結果,隻要還有一線生機他都不會放棄。

墨夜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傻掉了,冇有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,這句話他卻忘得一乾二淨。

周木槿這輩子興許真的就是他的宿命的,讓他這一輩子都冇辦法心安。

如果這就是故事的結局,他應該如何去承認呢?

電話突然響了起來。

兩個人都齊刷刷的愣住了。

下一秒,墨深急忙掏出手機接聽。

電話內,傳來女人的聲音,說:“有訊息了!有個監控捕捉到了周小姐的身影,我按照她的可能去向把幾個地方都篩選了一遍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