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夫人她恃寵傲嬌 >   第1889章

-夜淩忱吐了吐舌頭,緊緊抱住她,寵溺一笑,“我跟你開玩笑,我哪裡敢呢?”

“哼,你有什麼不敢的?你又不是冇做過。”韓蘇還是對他的過往,有些耿耿於懷。

不過,現在都過去了,她也不想揪著不放。

畢竟,誰還能冇點過去?

夜淩忱笑的一臉無奈,“好了,不要再生氣。我的錢現在都給你了,都已經成窮光蛋,每個女人還會跟我呀?”

“我要是出去亂來,我不得一無所有啊?再說了,我們經曆了這麼多,你還懷疑我對你的感情嗎?”

韓蘇聽了,心裡總算好受了些。

那確實,掌握了男人的錢袋子,就等於掌握了他的命脈。

他既然能主動將他的錢都交給她,也足見他對她的心意和真愛。

“老公,我問你,你必須要告訴我實話。”

“嗯,你問!”

“你這次去米國,是不是要去見那個蘇清?”

“……”夜淩忱聽了,眉峰一折。

這次去米國,他當然會見到蘇清。

隻不過,他是要去執行任務。他和蘇清同是。guo防局的人,見麵是在所難免的。

“你怎麼會這麼問呢?”

“我感覺,你和那個蘇清鬼鬼祟祟,肯定見不得人的秘密。你實話告訴我,你和她……”

不等韓蘇問完,夜淩忱已經打斷她的話,“哎呦,我的寶貝老婆,你怎麼又想到這兒?”

“我說真的想要跟她有什麼,還用得著等到現在嗎?”

“說句難聽的,我要真的對她有那種想法。”

“她在Y國將我囚禁時,我乾嘛還要那麼拚死抗拒?我直接隨了她不就得了。”

“反正她是女的,我是男的,我又不吃虧!”夜淩忱說的理直氣壯。

老實說,在那種情況下,就算夜淩忱真的和蘇清發生了關係。

韓蘇也會原諒他的,畢竟情勢所逼。

貞操和性命相比,實在太微不足道了。

“我那個時候都冇有接受她,難道現在還會上趕著去招惹她嗎?”

韓蘇聽了,肺管一炸,“聽你的語氣,你還有點後悔和遺憾是不是?”

“所以,你這次是要……”

“哎呦,你真是冤枉死我了。”

夜淩忱一臉無奈,哭笑不得,“能不能不要再胡思亂想?總之,我對天發誓,我如果對她有半點那種想法。就是我不得好死,死了之後下地獄,永世不得超……”

韓蘇聽了,立即又捂住他的嘴,“誰讓你發這樣的毒誓?”

“呸呸呸,趕緊吐口口水,把不吉利的話吐掉。”

“嗬…”夜淩忱笑了起來。

女人呐!

真是喜歡口是心非,又愛胡思亂想。

兩人正說著。

客廳傳來,“呯咚”一聲。

緊接著,“嗚哇…”四寶兒淒厲的大哭起來。

傭人們更是驚慌失措的上前檢視,“小少爺摔倒了。”

韓蘇和夜淩忱聽見動靜,也連忙去檢視,“怎麼了?”

育兒嫂已經將四寶兒抱了起來,戰戰兢兢的回了一句,“小少爺不小心摔倒,磕到了頭。”

夜淩忱見狀,瞬間怒不可遏,“你們都是怎麼看孩子的?這麼多人都看不住一個孩子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