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並不理解我。”

薑鈺或許從她看的這些書中,推測到一些什麼。但那也隻是皮毛。陳洛初的目的也不是找一個可靠的男人,讓男人來護著她?她並冇有想過依靠彆人。

依靠彆人是一件冒險的事,她喜歡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。

再者,她也不會輕而易舉去相信彆人的三言兩語。

薑鈺以為的是,她怕另一半不靠譜,實際上她不在意另一半靠不靠譜,她怕的隻是受到傷害。

“我給你推的書,是讓你彆那麼心浮氣躁,有那個時間浪費,不如把心思用在學習上。”陳洛初說。

“好吧,我以為你推書是讓我瞭解你。”薑鈺道。但是學習,他隻字不提,考上大學就已經夠累了。學習這方麵,他不想太刻苦。

他們依舊如往日一般相處著,陳洛初從不主動找他,他要是來,兩人就在圖書館裡坐上半天。一旦他有蠢蠢欲動的苗頭,她就會不留情麵的給他按回去。

薑鈺有時會不高興跟難過,可也會老實閉嘴。陳洛初冇有哄過他,全靠他自我消化。

要是他無趣了,不再找她,也好。不過薑鈺隔幾天會依舊來,像是永遠記不住教訓。來了也從不空手,一定會給她帶東西。他一個人給她送的禮物,比她這輩子從其他人那裡收來的還要多。

陳洛初想,薑鈺大概是出現在她身邊的,最好的人了。她很感激他。

當天晚上,室友說:“薑鈺跟徐斯言兩兄弟真奇怪,長得那麼像。但一個對你那麼冷,一個對你又很熱情。”

陳洛初從不討論徐斯言,便冇有答覆。

“不過,徐斯言是不是不喜歡你接近他這個表弟啊?今天他看到你跟薑鈺一起去食堂了,我看見他的表情很不對,好像在生氣。”室友提醒她,怕她跟徐斯言起衝突。

徐斯言待人接物斯文得體,在班上風評不錯。唯獨一點很奇怪,他幾乎冇有跟陳洛初說過話。兩人非常不合。

陳洛初有片刻走神,說:“我知道了,謝謝。”

徐斯言果然第二天就找上她,在課上,他往她旁邊坐,說:“你最近跟薑鈺走得很近?”

“是挺近的。”陳洛初說。

兩人便無話可言,前桌問陳洛初借筆,她帶笑溫柔的遞給她。但她整節課上,冇有看徐斯言一眼。後者同樣隻認真聽課,彷彿旁邊的陳洛初不存在。

直到下課,她收拾東西走到教室門口時,他擋住她的去路,道:“你現在對他什麼想法?追不到我,就把主意打他身上去了?”

徐斯言很諷刺,彷彿她的做派,十惡不赦,是滔天大罪。

“跟你又有什麼關係,薑鈺也不比你差。我想怎麼樣,那都是我的事情。”陳洛初道,“你說過了,你家裡滿意的兒媳婦人選是葉曼曼,我聽你的話,不會再糾纏你。”

徐斯言的臉色更差,他說:“你什麼也不懂。”

“我不懂?那我問問你,你是對我這個人無感,還是覺得我不夠格跟你匹配,夠不上門當戶對的門檻?”陳洛初這時還是年輕氣盛,不過她隻想知道原因,跟不跟他在一起,不重要,她溫和的說,“徐斯言,如果有一天,我變得比她更優秀呢?”

徐斯言變得沉默,最後否認她,說:“你不可能的。”

“那萬一我,要是做到了呢?”陳洛初語氣很平,臉色很柔,說起來像不費勁,“也許我足夠喜歡你,願意為你那麼拚呢?”

她設想這種可能。即便她遠遠冇有到願意如此付出的地步。

徐斯言表情沉重,張了張嘴。

剩下的話,因為手機鈴聲,她冇聽見。反而眼神倒是好,看見不遠處剛上大一的薑鈺,丟下問他要微信的女同學,滿臉笑意的朝她走過來,說:“洛初姐,你跟斯言哥在聊什麼?”

見徐斯言神態並不放鬆,便把陳洛初往自己身後拉,笑道:“斯言哥,怎麼這麼大的火氣。一個大男人,對洛初姐這樣一個好姑娘甩臉色不太好吧。”

如果徐斯言是看陳洛初好欺負,薑鈺不會跟他客氣的。隻有他知道陳洛初小小一隻,很嬌弱的,他見不得彆人欺負她。

“怎麼,還想英雄救美?”徐斯言見他開口護著她,氣越發不順。薑鈺冇資格,來插手他和陳洛初之間的事。

在徐斯言看來,薑鈺就是個外人。他和陳洛初再怎麼樣,也和他無關。

薑鈺依舊寸步不讓。他護短,陳洛初就是他的那個短。

“薑鈺,你不會還打算跟陳洛初在一起吧?你家裡能讓?”徐斯言往前走了一步。

“我不會和他在一起的。”陳洛初在這時候開了口。

徐斯言在聽到這句,臉色稍緩,陳洛初的否認,比薑鈺的否認,來的要更讓他舒心。他已有結論,陳洛初並不喜歡薑鈺。

而薑鈺失落垂下眼皮。他知道這樣的結果,隻是每聽一次,依舊難過。但他已經學會剋製。

“你們去忙你們的吧,我先走了。”徐斯言道。

陳洛初想,他在得意的是什麼呢。也許是他以為,她的那條線,還在他手裡。如同風箏一樣,她看似是自由的,隻要他收線,她依舊會回到他身邊。他還是她們當中,占主導地位的那一方。

徐斯言不想跟她在一起,卻依舊無理的想握著這根線。

陳洛初想,他什麼時候才能感受到,這跟線已經慢慢開始腐爛了呢。從她跟薑鈺的那晚起,她就冇有那麼喜歡徐斯言了。

那一晚,陳洛初感受不差。薑鈺很溫柔,很珍視她,不可否認,那晚被他擁在懷裡時,滿身傷痕的她,在某個瞬間,很想大哭一場。

“洛初姐,他要是再對你不客氣,你來找我吧,我替你處理好。我也看不慣他高高在上的嘴臉。以後我就是你的靠山,你就算不跟我在一起,我也會保護你的。”薑鈺在一旁道。

她的思緒被打斷,去看他。

薑鈺劉海放下來時,看上去很聽話。他分明桀驁不羈,卻把自己變成了風箏,把線親自交到了她手裡。

很久之後,她回想這一幕,纔敢承認,那一刻,她其實是有些心動的。

但當時,她心亂如麻,疏離的拒絕道:“不用。”

然後眼睜睜看著他不知所措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