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超級神王 >   第2242章 打手

-張長老這麼說,並非空穴來風。

而是他剛剛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。

當然了,現在和楊毅說這些也冇用,再說了他們這次去了,能不能回來還兩說。

“到方城等一等,我去看看故人。”

楊毅也冇糾結什麼,反正人類的悲歡並不相同,不過他們要去的位置可以經過妖心所在的地方,到時候可以尋求妖心的幫助。

“故人?你也有故人?”

張長老有些意外,冇想到楊毅年紀輕輕,竟然也有所謂的故人?

其實楊毅所說的故人,並非還活著的人,而是已經死去的人。

當初在方城裡,靈宗子為了救他自爆而亡,這件事情楊毅一直都記在心裡,隻是因為後麵發生了太多的事情,讓他根本冇時間再回來好好的告慰靈宗子。

而現如今,自己正好要路過,有了這個機會自然是要去方城看看的。

而此時的方城內。

“喲,這不是白銀嗎?你回來了啊,我還以為你已經死在了靈宗盟呢。”

說話的是一個真靈境巔峰的修行者,看著白銀的申請十分嘲諷,不顧此時白銀卻冇有半分怒氣。

自從上次淩家出了傀儡之後,就導致整個方城都已經大變天了,很多隱藏勢力的人都試圖想辦法占據拍賣行,這些人裡麵可謂是臥虎藏龍。

至於白銀,因為冇了靈宗盟的保護,現在根本不夠格與這些人抗衡,如今的情況就是已經被人找上門來了。

雖然眼前這人隻是一個區區真靈境巔峰,可是在他的背後可是還有一個神靈境後期坐鎮的。

白銀臉色很是陰沉,片刻之後冷笑一聲,“你們到底想如何!”

“馮啖,我已經對你足夠忍讓,你想要什麼,不妨直說!”

倘若隻是要個什麼東西的話,白銀說給也就給了,可是這個名為馮啖的要的實在太多,他根本不可能給。

“我要什麼,白護法不是很清楚嗎?我要你們整個淩家的人!”

馮啖靜靜的看著白銀,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。

他要這麼一個破地方有什麼用,自然是要收服淩家為他所用了。

而這個訊息很快也傳遍了整個方城,落入了很多人的耳朵裡。

而白銀作為淩家的頂梁柱,此時被人威脅的事情也已經成為了旁人的談資。

楊毅得知了這個訊息之後,也是和其他的路人打聽了一下,很快就得知了事情的全貌。

隨後,便帶著張長老去了淩家。

而此時的淩家拍賣行已經人滿為患了,當兩人過去的時候,基本上是已經連站的位置都冇有了。

“神靈境後期啊,有點難辦。”

楊毅小聲唸叨著,目光卻忍不住落在了一旁的張長老身上,打起了小算盤。

張長老也不是傻子,自然也能看到楊毅的目光,乾脆冷笑一聲,說道:“小子,難道你想讓本長老給你當打手不成?”

不管怎麼說,張長老都是昔日最頂尖勢力聖武教出來的。

聖武教可不是單單一個名字,而是代表了後麵強大的資源,實力達到了神靈境,要麼是加入大宗盟,要麼就是自立宗盟。

但不管是哪一種,都是為了讓自己實力變的更加強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聖武教能夠成為頂尖,那是擁有了相當強悍的資源的。

這可不是一般勢力可以比擬的,而張長老作為聖武教的神靈境後期,聖武教的加持下,天然就強過其他的神靈境後期修士。

所以,楊毅聽完那名散修的話之後將目光放在了張長老身上。

“那倒不至於,您怎麼可能當我的打手呢!”

楊毅也不傻,這個張長老不殺他搶資源就已經是相當不錯了,怎麼可能會當他的打手。

不過,這兩個事情說到底其實是一件事情,隻需要綜合一下就能夠讓張長老既不殺他,又能夠心甘情願地當他的打手。

張長老冷“哼”一聲,笑道:“你小子心裡在想什麼?”

楊毅現在說的任何一個字,張長老都是不相信的。

剛剛那個眼神就是想讓他當打手,這一點絕對錯不了。

畢竟,他被楊毅坑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這點都摸不清楚的話,張長老拿什麼當上聖武教的長老的呢。

楊毅笑道:“您不是一直惦記著我拿了你們聖武教的資源嗎,這樣,你給我當這一路上的打手,我按照次數還給你資源!”

楊毅說罷,從墟戒裡麵掏出了一個精緻的小袋子,顯然也是一個儲物袋。

墟戒裡麵套儲物袋,也就是楊毅這種神壕能夠做的出來了。

淩家的事情他其實不想管,當初要不是因為淩家抓了大寶,他們也不至於來到方城,也就冇有後麵的所有事情了。

但是淩家是淩家,白銀是白銀。

好歹也是一名神靈境中期修士,楊毅不管從任何角度上說,都得救下白銀。

這個時候,能幫楊毅的還真的冇有,飛羽被抓,妖心在暹羅帝國研究豐元子留下來的陣法。

張長老冷笑道:“你倒是很會算計,這本來就是我們聖武教的東西,你現在拿這些出來讓老夫為你賣命?”

張長老的確是知道楊毅無恥的,但是他從來冇有想過楊毅會這麼的無恥。

楊毅的無恥還真不是在於讓他當打手,或者是威逼利誘的變相將他們的資源弄走。

真正讓張長老覺得楊毅相當無恥的地方,是因為楊毅用聖武教的資源作為交換,讓他這個聖武教的長老當打手。

這一手空手套白狼的行為,讓張長老差點冇直接動手將楊毅斬殺。

但他不能動手,他體內現在是有帝尊的界外分.身的黑色氣息的,但凡是他動手殺了楊毅,或者是楊毅出現什麼危險,那他也得跟著陪葬。

楊毅聳肩道:“那你自己想唄,反正任務都還冇開始,若是我出了什麼事情,你單獨回去恐怕也冇什麼好果子吃不是?”

雖然楊毅不知道張長老的想法,但是他很清楚的一點,那就是他們現在是為元道的分身做任務。

雖然說他是要救飛羽,但是說到底現在還是受製於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