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清晨,顧錦星腰痠背疼的醒了過來,腰間,還有一隻健臂箍著,她眼底閃爍著迷離之色,緊接著,又是一抹滿足又懊惱的笑意。

她輕輕的捉開了腰上的手,這纔剛剛放開,哪知身後的男人又粘了過來,把她給抱住了,身後男人性感的聲線,帶著剛醒的沙啞,“怎麼了?”

“我要起床了。”

賀澤禹立即箍緊了她一些,將一張俊顏埋在她後麵的髮絲裡,“不許起床。”

“那你還想怎麼樣啊!”顧錦星有些嬌嗔的問道。

“還想生寶寶。”男人低沉的聲線裡,帶著一絲撩人的笑意。

顧錦星俏臉一紅,昨晚都那麼激烈了,現在,怎麼還能經受得住了?

“不行,不許再來了。”顧錦星警告了。

“怎麼了?”賀澤禹立即以手肘支起身體,關心的打量著她。

顧錦星趁機掀被下床,“總之就是不行。”

反正她是冇有力氣了,要是早上還要折騰的話,她今天都要累的。

她還要打算去看望蘇暖的呢!畢竟她明天就要回m國去了。

顧錦星走到浴定裡,湊到鏡子麵前一看,不由無語之極了,她的脖子哪裡還能見人啊!

顧錦星隻好洗一個澡去了,身後男人也跟著起床,聽著浴室裡的水聲,他立即就進去了。

總之,這個早上男人一直不肯罷休,顧錦星哪裡躲得過他的手段?她在想,生寶寶也不急著這一時吧!

中午,賀澤禹接到了溫景琛的電話,請他們兩個人晚上去他家裡用晚餐,賀澤禹當然非常樂意。

所以,顧錦星可以在家裡先休息一下,到傍晚的時候去看望蘇暖。

晚上,溫景琛的家裡準備了豐盛的晚餐,蘇暖現在也在月子裡,吃得比較清淡,顧錦星和她吃完就上樓去了。

陪著小傢夥,聊著孩子的事情。

“我還記得你剛生下小軒的時候,我站在產房麵前,手足無措,護士讓我抱一下,我那會兒緊張死了,這時間一轉眼他都快六歲了。”蘇暖笑道。

“可不是呢!你還一直跟我強調三十五歲之前,不考慮結婚的,現在呢!這小傢夥都出生了。”顧錦星打趣著她。

蘇暖嘴角彎起一抹甜蜜的笑意來,“遇上他,我就知道我之前說得話太絕對了。”

“幸福來了,擋也擋不住的。”顧錦星眯眸笑道。

蘇暖的目光看著她,“那你什麼時候要二胎啊!你也該準備了吧!小軒都這麼大了。”

“說實在的,我現在就想要,但是,想想,還是挺緊張的。”顧錦星說完,又瞟了瞟大床上,那睡著的漂亮小嬰兒,真希望自已還能再生一個。

“我當時也緊張啊!可是,想想孩子的可愛,就什麼都不怕了。”

“我也希望儘快有訊息,我們兩個人都決定生了,我希望能生一個女兒,湊成一個好字。”

“那你一定會願望達成的,我往後也還想要一個女兒呢!”蘇暖一臉期待道。

“你現在先把身體養好,肯定也會實現你的兒女雙全的。”

兩個好姐妹在聊著天,樓下,兩個男人在喝著茶,聊聊工作,聊聊孩子和生活。

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九點半了,顧錦星也不打擾蘇暖休息了。

她和賀澤禹告辭,明天下午的飛機回m國,而蘇暖他們明天一早又要去總統府看望蘇沁,所以,就隻能期待下一次的見麵了。

顧錦星會在暑假的時候,帶著孩子回來玩的。

蘇暖把小傢夥給哄睡了,現在小傢夥醒來的時間少,睡得時間長,環境越安靜,他睡得越久。

蘇暖穿著一件長袖睡衣側躺著,目光在柔和的燈光下,描繪著兒子的小臉蛋,小小的輪廓線條,組合成一張漂亮又肉嘟嘟的小臉蛋。

特彆是他的睫毛,長長的,又很濃密,挺挺的小鼻子,粉粉潤潤的小嘴巴,肌膚嫩得又白又細膩,令她真得很想親一口,或是捏一下。

但她剋製著,兒子睡著了,她要是碰一下,會吵醒的。

身後,溫景琛換上睡衣過來,他輕輕的在她的身後貼了過來,環著她的腰身,與她一起看著睡在中間位置的小傢夥。

這一刻,一家三口,顯得非常的溫情。

顧錦星迴到彆墅裡,就有些害怕了,因為這個男人最近有點兒猛,令她有些吃不消。

“我回房間睡覺啦!你要工作的話,你就去工作吧!”顧錦星朝某個男人說道。

一般這個時候,他都會進書房忙碌一下他的工作。

“今天冇工作。”賀澤禹挑眉笑起來,“我陪你上樓睡覺。”

顧錦星一聽,立即噌噌的逃上樓去了,身後,男人立即追上來。

就像是小孩子玩過家家一樣,顧錦星的心跳加速,躲在房間裡的陽台窗簾後麵。

她不由有些好笑自已竟然和他玩這麼幼稚的遊戲。

“老婆,你在哪?”房間裡,男人的聲線裡含笑,更散發著濃濃的磁性性感。

顧錦星立即以為自已真得未被髮現,立即捂著嘴,偷偷的笑。

賀澤禹的目光看著那躲在窗簾後麵的女人,他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意。

他邁步走向了陽台的方向,顧錦星的心絃一緊,砰砰的心跳加速起來。

男人的腳步靠近在她的身邊的時候,下一秒,她就連著窗簾一起被男人摟進了懷裡,男人一手掀開窗簾,露出一張笑顏如花的麵容。

他輕括她的鼻子,“真淘氣。”

顧錦星有氣無力的朝他懇求道,“讓我睡吧!我累死了。”

“累得是我,你享受就好了。”賀澤禹笑著打趣她。

顧錦星俏臉爆紅,她懷念有兒子在的時間了,有兒子在,他就知道注意分寸了。

清晨。

一輛豪華的商務車停在溫景琛的彆墅麵前。

蘇暖抱著兒子坐在車裡,身邊跟著一位保母,溫景琛坐在前麵,目光溫柔的凝視著這對母子。

現在,他們起程去總統府聚餐,蘇家兩老也會過去。

兩姐妹及家人一起聚聚。

總統府裡,軒轅宸也留在家中辦工,今天,是家人團聚的日子,他哪裡也不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