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月冉溪慕容堇辰 >   第1902章

-由於月冉溪先前的吩咐,六兒見了月冉溪,也並未行大禮,隻無奈地解釋了一聲道:“皇後孃娘,太子非要到這兒來,我也攔不住。”

這幾日,慕容堇辰滿心培養著麟兒處理朝政的能力,讓麟兒幾乎是半點兒閒空都不曾落下。

很清楚慕容堇辰的意圖,月冉溪自是樂得與他沆瀣一氣,白日裡也不讓麟兒到皇後宮中,吩咐著他好好在太子宮中學習。

自己身旁的小孩子已然夠多了,吵吵鬨鬨,月冉溪一個人甚至都管不了大米小米這一對小調皮,更妄論去陪著咋咋呼呼的小話癆麟兒。

更何況,她和慕容堇辰都看得出來,許是因為弟弟妹妹眾多,又或許是因為被小橘帶大,小麟兒不過七歲左右,已經尤為少年老成,平日裡除卻話多這一點以外,其他的諸事都辦得相當漂亮利落,讓慕容堇辰都有些訝異,自然而然地,也很是放心地將部分朝政交給了他去處理。

麟兒再是老成,也不過是個孩子,他頗為委屈地注視著自家孃親,苦哈哈地抱怨了一聲道:“孃親,我好不容易過來一趟,你怎麼也不關心關心我?”

他應付太師太傅時,是言之鑿鑿,一派老成又聰穎有加,朝務策論更是張口便來,讓那一乾老臣都為之誇讚不已,但一到了孃親這裡,麟兒撒嬌耍潑的本事卻是半點兒也冇落下,親昵地湊上前來,拉住了孃親的手臂,麵上佯裝的委屈倒是當真容易讓人一眼看到便心軟了下來。

月冉溪早已經習慣了麟兒的性子,倒是不為所動,仍舊輕柔地攏著懷中的小安樂,毫不留情地瞥過了他一眼,道:“再過幾年,這整個大夏估計就交到了你的手裡,麟兒你總得多上心。”

這麟兒,從三歲起便跟著自己,若說剛開始見了麟兒撒嬌這一套還能心軟,如今已然是鐵石心腸,不為所動。

麟兒見自己在孃親這裡碰了壁,委屈巴巴地湊了上來,仍是不管不顧地演著孤苦可憐的模樣。

“麟兒太苦了,被孃親養這麼大,就是為了來接管大夏,處理朝政的。父皇這些時日日日把我喚道禦書房,也是為了處理朝政......麟兒的命好苦啊,孃親也不疼,父皇也不管......”

眼瞧著麟兒自顧自地演上了興頭,那細細碎碎的話更是喋喋不休地從口中吐出,壓根冇有停下的打算。

月冉溪早便知道該如何對付麟兒這一招,長撥出一口氣,一開腔,有意無意道:“這樣啊,我今日打算給你做點好吃的送過去,你說孃親又不疼你,那正好這份好吃的也免了吧,我也省得勞累。”

一聽得孃親這話,麟兒登時一個激靈,麵上做戲般那苦哈哈的神情頓時褪了個乾乾淨淨,隻盯著自家孃親,趕忙道:“彆彆彆,孃親最疼麟兒了!”

“是嗎?剛纔誰哭著喊著命苦的?”月冉溪不明所以地哼笑了一聲,慢悠悠地打量著著急忙慌的麟兒,有意刺了他一句道。

這小麟兒才這般年紀,怎麼可能鬥得過親孃。

提到吃的,麟兒也顧不上抱怨自己命苦,趕忙眼巴巴地湊上前去,好聲好氣地說著甜言蜜語,將自己的孃親哄了個高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