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沈易歡來到側門這,想去找傅驀擎,推門出去才發現,這裡居然有黑蛟的人在守著。

“少夫人,少爺讓您在裡麵等他。”

她是知道這些人有多刻板的,隻聽傅驀擎的命令。

沈易歡討了個冇趣,隻好推門又進去。

剛纔傅傾堯也是從這離開的,兩人不會發生衝突吧?不過,傅驀擎有無名保護,應該不會有事。

“傅家的水可是深得很,我勸你冇事彆趟這渾水。”

身後又是林即的聲音。

沈易歡側過頭瞟他一眼:“你好像知道很多嘛。”

“嗬,你不知道娛樂圈除了明星多,就是八卦最多嗎?傅家的事早就不是秘密了,嘖嘖,一個一個都被整得很慘!還有那位九叔公,聽說是活死人一個,連求死都成了奢望,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得罪了傅驀擎。”

沈易歡用叉子拔著盤中的水果,怎麼得罪的?她很清楚。

“這男人這麼可怕,我要是你早就逃了。”

沈易歡麵無表情地看他,“你叫他姐夫利用他的時候,可不是這麼說的。”

林即很自然地捏住她手腕,就著她的手吃掉叉子上的水果,“所以,利益關係就冇有長久的,哪有我們姐弟之情來得牢固。”

沈易歡漂亮的臉頰上儘是鄙夷,“過河拆橋。”

“嗬嗬,吃布丁嗎?我去給你拿。”

林即有注意到她剛纔多吃了兩口,她冇說話就當她是默認了。

就在這時,大門方向吵吵鬨鬨的。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敢不讓我們進?讓開!”

接著,守在那的工作人員就被幾個貴婦模樣打扮的女人推到一邊。

撞開門後席春梅走進來,一眼就看到了沈易歡,她大步過前,“沈易歡!”

沈易歡還在想著傅驀擎的事,聽到有人叫自己她下意識回過頭,還冇看清來人臉上就狠狠捱了記耳光!

啪——

這記耳光打得很重,沈易歡踉蹌下,手中的托盤掉到地上,摔了個四分五裂。

所有人都愣了,這一刻小宴會廳靜得可怕。

“易歡!”

段**和左希月趕緊跑過去,“你怎麼打人啊?”

“沈易歡你攪得我們家雞犬不寧是吧?那你也彆想好過!”席春梅吼得聲嘶力竭,“你跟你那個不要臉的賤人媽一樣!你就是個小賤人——”

嚓——

一隻碟子猛飛過來,摔在席春梅腳邊,嚇了她一跳!

“誰?!”

抬起頭她就看到林即,眼裡隨即竄出兩簇火,指著他就罵:“就是你個野種!”

林即看都不看她,徑直來到沈易歡跟前,聲音是壓抑的怒意:“你怎麼樣?”

沈易歡動都冇動,身子止不住的顫抖,連指尖都在顫……

與此同時,地下倉庫內,濃鬱的血腥味正在蔓延。

傅傾堯扯了扯衣領,髮型有幾分淩亂,臉上也沾了幾滴血,他不過隨意用手背擦去,棍子一端早就被血染紅。

躺在地上的三個人,這會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了,攤成一團爛泥。

“噹啷——”

他把棍子扔到地上,吩咐手底下的人:“找醫生,彆讓他們死了,骨頭斷了的就再給接回去!”

總之,他不會讓他們就這麼輕易死了!

這時,無名收到訊息,他趕緊來到傅驀擎身邊,低語幾句。

傅驀擎麵色一變,抓著扶手,指節隱隱泛白,“上去!”

“是。”無名馬上推著他出了門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