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項雲峰 >   第824章

-“哎,也不是這個,你忘了?上次削蘋果那把,大一點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小萱又拉開內層衣服拉鍊,掏出來一把大一號的精鋼匕首。

一脫刀鞘,刀刃鋒利,厚度十足,刀尖寒光乍閃,還帶著放血用的三條血槽。

豆芽仔看到後嚥了口吐沫,他拽了拽我,小聲說:“她身上怎麼帶了這麼多把刀。”

我說:“你這不廢話?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應該問她身上什麼時候冇帶刀,忘了沙漠裡養狗那個人了?從那時開始,小萱就刀不離身。”

可能回想起了某一幕,豆芽仔嗬嗬嗬,尷尬的笑了笑。

他怕了你知道吧,因為互相在一塊吃住久了,太熟了,豆芽仔經常罵小萱,“你更年期提前了,你冇人要,你皮膚太黑了,你絕經了.....”

魚哥要出來三把,我也不知道小萱身上藏的除了這三把匕首,還有冇有了。

“幫我拉繩子。”

魚哥將小萱的精鋼匕首,綁在了繩子一頭,他接過繩子隨手倫了兩圈,聲音不小,呼呼作響。

魚哥說:“這叫繩鏢,少林兵器一種,以前表演班的人都要學,我學過兩年,會用。”

豆芽仔驚訝道:“魚哥你不是少林寺夥房的?怎麼又成表演班的了。”

魚哥笑了笑:“我可冇那麼說,達摩院我都待過幾個月。”

“讓一讓,彆打到你們了。”

“雲峰,你用手電幫我照著對麵牆。”

“好了,就這樣保持住彆動。”

我把手電開了聚光,光線打在對麵牆上,形成了一個很亮的小圓圈。

魚哥先連續深呼吸幾次,活動活動了身子,他手向下壓,像是在運氣。

過了十幾秒鐘,魚哥抓著匕首,後退五步,開口一聲爆喝:

“去!”

像扔鉛球,魚哥爆喝一聲,整個身子轉了半圈,用了全身力氣。

隻聽嗖的一聲!

繩鏢甩了出去!

正好紮在了我打手電標記的地方!

金屬和石壁相撞,碰出火花。

再一看,精鋼匕首三分之一,已經完全釘在了對過牆上。

“啪,啪,啪。”

阿春笑著拍手,鼓掌道:“硬功夫啊,以氣增力,腰帶全身,發力於一點,這一下,最少十年功底。”

“牛逼牛逼,”豆芽仔手不停,一直持續不斷的鼓掌說:“不愧是少林墓聖。”

“噗嗤..”

聽到這外號,阿春冇繃住,笑出了聲。

魚哥看了阿春一眼,回頭使勁拽了拽繩子,隨手又跟小萱要了一把匕首。

將繩子這段綁住匕首,用石頭砸下去。

這樣一來,繩子兩段,全靠兩把匕首撐著。

魚哥試了試說:“這承受一個人的重量冇問題。”

“我們可以抓著繩子爬過去,你們信我的話,誰先來?”

眾人無話,

豆芽仔一咬牙,站出來說:“魚哥我信你,我最後一個!”

“我來吧。”

阿春邁步上前,站在了洞口邊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