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項雲峰 >   第818章

-這堵石頭片子摞起來的牆,就是以前擋著上廁所的。

正常情況下,人的糞便埋在土裡後,會在10天到幾個月內自然分解,但也有例外會儲存下來,主要看當時人平常的飲食習慣,周遭儲存的環境等。

溶洞的確具備這種條件。

這裡有大量石灰岩和石硝層,灰塵長時間積累到坑底,形成了一定厚度,石灰岩會迅速吸乾人屎本身帶的水分,最後會變成這種硬塊狀態的半化石。

把頭猜測說:“具體時間不好定,但我估計,最起碼上千年了,也就是說早在我們之前,就有人下來過,這有兩處廁所,中間有間隔距離,可能是當時分了男廁和女廁。”

“等等!我知道了!”

豆芽仔突然拍手道:“把頭!我知道怎麼回事了!”

“你看!這上頭的鬼崽嶺有成千上萬個石雕,那些石頭,和地下溶洞的這些石頭一樣。”

“可鬼崽嶺周圍山上,冇發現有大量開采過的痕跡,之前那個老田不是說過嗎,鬼崽嶺石雕的石頭取自本地,就是一直冇發現取自哪裡,那不就是這裡嗎!”

把頭眼神一亮。

“的確,而且這種可能性很高,地麵那些石雕年代跨度很大,從春秋戰國一直到清晚期,都有人雕刻,原來是在這裡取材的.....”

阿春看著豆芽仔道道:“你還挺厲害,能猜到這些。”

豆芽仔一臉高興,擺手說:“哪裡哪裡,就是平常愛看書,知識多一點而已。”

我知道他就是瞎蒙的,看他那樣,就差在自己臉上寫上四個字了,“我很牛逼。”

“怪不得.....怪不得師弟和姓田的那麼著急,原來這底下真有秘密。”

把頭想了想吩咐說:“這裡地上乾淨,我們休息一下,吃點東西暖和暖和在走。”

我們包裡物資豐富,帶下來的有小黃魚罐頭,燒餅,火腿腸,餅乾,巧克力等。

亮了一把頭燈放在地上照明用,其他燈為了省電都關了,我們圍坐在一起吃東西喝水,恢複體力。

“文斌你吃好了?”

魚哥點頭說好了。

把頭說:“那你去吧,把反光條路標往牆那塊貼兩片,咱們爭取做一路標記出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魚哥起身從包裡拿了反光條,走過去找光滑的地方貼去了。

做標記這種,專業的洞穴探險隊幾乎都會做,我們很少下水洞子,也是學人家的。

魚哥貼好了標牌,說要在石牆後小解一下。

那牆隻有一米多高,魚哥個頭高,他解褲子我們都能看的見。

阿春一邊兒吃著罐頭,一直看。

魚哥有些尷尬,往下蹲了蹲身子。

結果,魚哥剛蹲下。

隻聽到“嘩啦一聲!”

摞著的矮石牆,突然全塌了!蕩起來很多灰塵。

“咳!咳!”

魚哥被灰塵嗆的咳嗽,他忙舉起手,解釋說:“我....我可冇動,冇碰著...”

話還冇說完,魚哥看到阿春看她的眼神,立即兜起了褲子。

豆芽仔手裡拿著半個燒餅,見狀大笑道:“哈哈,魚哥你走光了,我看到了啊。”

“什麼事這是,真他媽晦氣。”

魚哥一腳踢開一塊石頭,罵罵咧咧,跨步跳了出來。

走了冇四五步,不知道怎麼了,魚哥突然疑惑的轉頭,又往回走了。

“怎麼了魚哥,你看啥?”我問。

魚哥衝我招手:“你把手電拿來,來看看。”

我拿了手電過去一看。

隻見,塌了的石頭牆堆中,最上頭有幾塊橢圓形石頭。

而在石頭表麵上,整整齊齊,刻了一道道劃痕,這些劃痕,有些....

有些像是誰在數日子,記錄天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