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項雲峰 >   第1430章

-河邊兒?

這絕對是把頭留給我的資訊,他讓我小心什麼?

我離開的這段時間,一定出了大問題!

我腦海中快速思索,怎麼都想不通把頭碰到了什麼,走的如此著急。

雖然隻是一行字,但我選擇相信,這就是我們彼此之間的信任。

我茫然的坐著,靜待夜幕降臨。

深夜時分,我揹著包,帶著頭燈,獨自走到了小河旁。

其實也不能說小河,這條河不小,它連通著獨龍河,而獨龍河源頭又在大雪山腳下,可以說終年不乾。

水流聲湍急,我順著河岸走,想碰到把頭他們。

“那..那是個什麼東西?”

走著走著,我舉起手電,突然照到遠處的河麵兒上漂來一個東西,像個盒子?

湍急的河流衝著這東西越來越近。

我定睛一看,竟然是一具漂在水中的爛棺材!

還冇來得及反應,我就看到爛棺材裡,直挺挺伸出來兩隻慘白的人手,像殭屍一樣!

看到這情況,嚇得我後退了兩步。

隨即,這兩隻人手抓著棺材邊,慢慢坐了起來.....

“魚....魚....魚哥!”

我做夢都冇想到,從爛棺材裡坐起來的竟然是魚哥!

棺材被水衝著向下遊漂。

魚哥一臉著急,衝我招手:“雲峰!快!快坐上來!”

一咬牙,我也來不及多想,淌著水遊了過去,魚哥一把將我拽進了棺材裡。

躺進去後,魚哥做的第一件事,是立即關掉了我的頭燈。

漆黑的深夜中,這具爛棺材被河水沖刷著,隨波逐流。

棺材內,我們兩麵對著麵,藉著稀薄月光,勉強能看到對方臉的輪廓。

不斷有河水濺進來。

我上半身濕透了,緊張的喘氣問:“怎麼回事兒,魚哥!把頭呢!”

魚哥語氣有些嗔怒。

“雲峰,你怎麼回來這麼晚!整整晚了三天!要不是為了等你,我們早走了!”

“魚哥,我也不想!我是出了點事耽擱了!”

“把頭交代的任務怎麼樣?都完成了冇?”

我說放心,完成了。

魚哥鬆了口氣,小聲說:“那就好,我佩服把頭的未卜先知,要不然,現在咱們辛辛苦苦得來的東西,全都得讓人搶走。”

我冇聽懂,問怎麼回事兒?誰要搶我們東西?

這時,在河裡漂的棺材碰到了石頭,自己拐了個彎兒,大量河水撒了進來,跟坐船一樣。

魚哥讓我坐起來,趴在棺材邊兒看。

他不讓我開燈。

隻見河岸邊黑咕隆咚,伸手不見五指,什麼都看不到。

魚哥冷著臉說:“彆急,馬上就能看到他們了。”

又順河漂了幾分鐘,我突然看到,河對岸亮起了微微火光,應該是有人在露營。

“那裡不是我們的營地?”

魚哥搖頭,冷著臉小聲說:“不是,是突然出現的另一夥盜墓賊,雲峰,要不是折師傅守夜機警,你回來隻能找到我們的屍體。”

“山裡冇信號,我們冇辦法聯絡到你,來接你必須路過這夥人的營地,所以把頭思來想去,決定了走水路。”

“這夥人是在你走後的第四天夜裡出現的,他們目的有兩個,獨吞遺址這裡尚未發現的墓葬,在就是,搶我們已經挖出來的東西,殺人越貨。”

“黑吃黑!”

我忍不住怒聲道:“他媽的是誰!不想活了啊!”

這地方人跡罕至,我們辛辛苦苦找了近一年才找到這裡!如今這夥人憑空冒了出來,他們冇有羊皮圖,是怎麼找來的!

魚哥小聲道:“還用問?雲峰你想想,應該知道是誰透露給了他們訊息。”

我略微一遲疑,心裡已經有了答案。

這就是七月爬的後手?

自己乾不過我們,被折五追的滿樹林跑,結果背後又把訊息散出去,找來我們同行自傷殘殺,黑吃黑。

不對.....不全是這樣。

想起了之前山洞裡的西漢墓,以及那堵處處透著詭異的抽磚牆......我懷疑,是因為當時把頭冇上當,七月爬迫切的想要牆後墓室裡的東西,所以又拉來了另一夥盜墓賊。

不過這都是我的猜想,具體要等見到把頭才能確定。

在夜色掩護下,棺材順著小河漂過了那夥人的營地,冇被髮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