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項雲峰 >   第1271章

-一排筆畫煩雜的西夏文,刻在木塔上,筆畫凹槽內有老硃砂,跟鬼畫符一樣,根本看不懂。

而在另一側,或許是當年做木塔的人寫字不行,用隸書歪歪斜斜的刻了幾個字。

這排隸書第三個字很模糊,看不清了。

我嘗試著念出聲:“木緣...什麼,什麼...小犬寶之家?”

腦海裡突然靈光一閃。

我知道了。

這不是遼金墓,這是純種西夏墓!

這東西是木緣塔!

竟然能完整的儲存下來,冇爛,堪稱是個奇蹟。

我抬頭,再次看向門頭上的壁龕,猜測那這個就是“靈樞”。

不會錯,就是門靈柩!

這種叫木緣塔的小木頭塔,隻在西夏墓葬群中發現過。70年代在賀蘭山腳下,西夏皇陵也發現過這種小木塔,根據當時有關專家們的解讀,具體用處,應該是用來存放一些墓主人生前的重要文書。

四川這邊兒,盛產千年不爛的好楠木,這尊木緣塔就是楠木做的。

我下來之前冇想到,這竟然是一座西夏墓。

康定以前不屬西夏領土,在這裡發現西夏墓,那就說明七百多年前,曾有西夏人在這裡居住過,並且死後葬在了此地。

“小犬寶之家....”

小犬寶應該是個西夏人名。

西夏人,包括黨項人在內姓氏奇怪,像叫什麼“冇藏”,“拓跋“,”“旁訛”等等都有。

“之家”這個很好理解,這個墓就是他死後住的家。

“幫我拿著。”

老張接過來我的手電,幫忙照明。

我伸手一摸,發現在木緣塔正後方,有個很窄的小門,是滑槽式設計,用力一推能推上去。

推開後赫然發現,最裡頭放的竟然是一摞摞摺疊起來,發乾發黃的麻紙。

破舊的麻紙上有黑色毛筆字映出,由於儲存得當,時隔700多年,大部分字跡依然清晰可見。

我抽出來一張,小心打開,生怕一用力碎了。

是用漢文寫的內容。

“諸人有典房舍田地於小犬寶家,未贖,不許賣與他人。

“若違律賣時,有官罰馬一,庶人十三杖。”

“所典處得本利錢全部給予,然後允許另賣。”

“若未予本利,可賣與他人,本利不至,彌藥集東三間房舍,歸小犬寶家所有,雙方情願,互留憑證。

底下有落款簽名,還能清楚看到,當然畫押留下的紅手印。

落款雙方,分彆是小犬寶,和一個叫熊閩的古代人。

我又抽出來一張打開看。

這張麻至裡頭不好,就是泛堿了,字跡漫漶不清,部分文字難以辨識,但最後幾行能看清楚。

我壓低頭燈,逐字逐句去看。

當看到末尾最後兩個字時,我頓覺頭皮發麻,一把將麻紙扔到了地上!

看我扔了,老張想彎腰去撿,我拽住了他!

老張不解,回頭說:“怎麼了兄弟?這可是文物,不是說古代的書畫都值錢?你丟了它乾什麼?浪費啊。”

“你不想倒黴就去撿吧,我不攔你,媽的.....”

我暗罵一聲,往手心裡吐了口吐沫,來回使勁兒搓手。

活人見到這東西都不好,更彆說看了,因為太晦氣。

這是張“冥契”。

把頭以前跟我講過,古墓裡三樣東西最晦氣,分彆是,“人臉形狀帶眼睛的鎮墓獸,死人頭底下枕的枕頭,最後一個就是紙冥契。”

“呸呸呸!”

我連續吐了三口吐沫,在胸口上下左右畫了個十字架,希望自己彆沾上晦氣。

.....

......

作者說:“書友們好,這兩天有時斷更,是因為我身體出了點問題,上午去做了個小手術,要幾天恢複期。期間我會儘量更新。謝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