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晏池這人平日裡看似不靠譜,愛玩,嘴巴賤,但很護短。

晏清玥又是他唯一的妹妹。

這段時間,他見到了妹妹因為要跟蕭延結婚了,有多開心多激動,有時候半夜睡不著,還跑來敲他的門,問他:“哥,我是不是在做夢?”

這個傻姑娘,整顆心都掏給了蕭延。

希望那傢夥懂得珍惜吧。

晏池出麵了,其他人也不好鬨得太過火,婚禮落下了帷幕。

回到蕭家,還保持著幾分清醒的蕭潛,對著晏清玥道:“嫂子,你扶我哥上去吧,你倆早點睡,晚安。”

蕭延已經有八分醉了。

晏清玥喝得微醺,人還清醒,伸手要去攙蕭延。

蕭延收回手,“不用麻煩。”

他並不是醉得很厲害,知道自己是誰,人在哪兒。

婚房就在蕭家彆墅裡,三樓整層樓都是蕭延的。

晏清玥跟著他進了婚房,看到眼前的佈置和擺設,愣了下。

“好漂亮啊。”

房間裡堆滿了鮮花和氣球,婚床上鋪滿了花瓣,牆上還掛著兩人的婚紗照。

雖然這婚紗照是她用電腦合成的,但是看著也挺般配的,不違和。

蕭延看到變得麵目全非的房間,眉頭都擰了起來。

他不喜歡豔麗的東西。

這一看就是母親的傑作。

解開了襯衫兩顆釦子,他纔想起來身後還有一個人。

他轉頭,對著晏清玥道:“你今晚睡這裡。”

晏清玥懵了下,“這是婚房,我當然睡這裡。”

誰知蕭延下一句話,讓她很失望,他說:“我去客房睡。”

晏清玥看他轉身要走,連忙攔住他,“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,老公。”

老公這個稱呼,很顯然對蕭延的衝擊有點大。

他不喜歡這個稱呼。

“你還是叫我阿延吧。”

“我不,我就想叫你老公。老公,我們該睡了。”

天知道這個稱呼在她心裡藏了多久,現在終於光明正大地說出來了。

蕭延腦袋有點昏沉,他似醉未醉,腦子還算有幾分清醒。

“晏清玥,我們的婚姻,你應該清楚,我給不了你想要的東西。”

他們是商業聯姻,不該談感情那種東西。

晏清玥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,但我們現在是貨真價實的夫妻,可以履行夫妻義務的。我可不打算隻做你名義上的老婆。”

就算不談感情,也可以有夫妻關係。

晏清玥是個豪爽的人,雖然她在感情方麵看似很開放,追蕭延追得轟轟烈烈,但她實際上,卻冇有過實戰經驗。

她伸手去解蕭延襯衫上的釦子。

男人比她高半個頭,正垂眸看著她。

晏清玥今天精心打扮,格外的嬌俏,手指柔弱無骨,不經意地劃過他的喉結。

蕭延喉結滾動了下。

他按住她的手,“彆鬨,我去隔壁睡。”

這是不打算跟她成為真夫妻了?

晏清玥不服氣,墊腳,勾住他的脖子,直接堵住了他的唇。

蕭延眼神冰冷,伸手要去推他,卻被她纏得更緊。

“老公,這個時候還推開我,你還是不是男人了?”-